陈东和:搬下山来,我家的天地就宽了!
作者:口述/陈东和 整理/周静 来源:贵州民革 日期:2020-12-07 阅读:166

“光我一个人,每个月3000块钱的进账,就是斧老壳都打不脱的。”放下手中的活计,陈东和拉住帮扶干部李福斌的手,诚恳地感激道。

我叫陈东和,今年67岁,江口县民和镇凯里新村大水溪组村民。我们居住的那个地方,有个“锅锣句”:“大水溪,坐得雀,正正坐在岩山脚。喂个猪喂不大,杀来有一大雷钵,三十夜吃一顿,还剩四只猪脚脚……”全组40来户,建档立卡户就有20多户。

我家可能是寨子上最穷的人家了。我身体有残疾,妻子一直坐着轮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老父亲在世时向信用社贷款300块钱买耕牛和肥料,几十年都还不上,最后信用社把我家这笔贷款给免除了。

2010年,儿子陈勇外出务工,结识了一个龙里县的姑娘,生了一双乖巧可爱的孙儿孙女。儿子媳妇回家来,我心里十分担心儿媳待不住。

2016年,帮扶干部李福斌工程师来到了我家,他是民革江口县支部的一名党员,林业高级工程师。他要求我一家搬迁出大水溪。和我一起享受整户搬迁的寨上人,一共有15户。他们选择搬迁到离县城更近的凯德街道梵瑞社区,而我确定搬迁到民和集镇上。选择到民和集镇上居住,我是有想法的。梵瑞社区的房子我也去看来,房屋是高,居住的人也多,但不适宜我一家居住。民和这易地搬迁安置房是一家一栋,两层,120平方米。我妻子可以推着轮椅上厕所,多多少少减轻了儿子媳妇一些劳动负担。孙子孙女就在镇上小学读书,很近很方便。李福斌又给我家里添置了电视机、冰箱等家电设施,晚饭过后,一家人围在电烤箱周围看电视,我们都感到很满足。

我很知足,干活很老实,不偷懒,附近的老板有活计都愿意找我,每天都提前预约我去他们的工地务工,每天收入90元到170元不等。

儿子也勤奋,给老板搭钢架子,虽然工作不太稳定,没事干的时候,他就去开放的河段钓钓鱼,每个月也有4000来块钱的收入。儿媳现在也在学习开挖机,国家管吃,还每天给40元的报酬。儿媳没嫌弃过我家,我和儿子把挣来的钱都交给她经管,

百分之百地可以这样说,我家的好日子是党和国家给的,搬出来了,我家的日子确实幸福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