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心照亮贫困孩子成长之路——宋明智和他的公益基金会
作者:邓克强 来源:贵州民革 日期:2019-12-23 阅读:2966

宋明智,男,辽宁盖州人,清华大学博士后,2019年加入民革。

知乎网上曾经有人提出过一个问题,贫穷到底有多可怕?

在显示的9789个回答中,排序在最前面的回答里,有的整个大学不能回家;有的因为贫穷根本不能上大学;有的在病重时借100块钱而不可得……借助发达的互联网,辛苦奔波的人们得以隐藏在屏幕后向世人展示自己心中的伤痕,在为数不少的贫困人群里,一个普通的事件往往都可能成为穷困者人生中的不能承受之重。

但是这样的故事其实离自己的生活太遥远,对于长期生活在大城市的宋明智来说,终究少了一些真实感。在水城挂职期间一次临时决定的探望之后,他对贫穷有了更真实的印象。

2016年,是宋明智在贵州水城县挂职副县长的第二年。作为分管教育的副县长,在一个乡村小学检查工作时得知一个认识的孩子手摔骨折了,他当即提出去看望一下这个孩子。当他看到孩子时候,孩子手臂上敷着厚厚的草药,但是皮肤已经有了轻微腐烂的痕迹,一问才知道家里没有钱请医生,自己在山上挖了点草药包上。在他的安排下孩子被紧急送往医院,医生说,孩子家里敷草药之前骨头没有复位,再晚来几天这手就保不住了。半年之后,他去回访时看到,孩子手虽然好了,但是由于没有钱,所以钢钉并没有取出来。已经导致孩子有一只手略微短了点,又是在他的安排下,给孩子做了手术,取出了钢钉。

在这个现代社会发达的通讯技术下,一个简单的事件,可以转眼间扩散到整个网络;一张朴实的图片,可以在一两天之内出现在大多数人的眼前。发达的通讯使得温暖能够更及时的送达到镜头下的人身上,但在另一方面,也把我们的思维限制在了屏幕上的画面里。在来到贵州之前,贫穷在这个清华大学博士后的心里,也许是镜头下的霜花男孩?也许是自己尚蹒跚学习就要照顾弟弟妹妹的孩子?也许是上午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寒碜?也许是冬天满手的冻疮?但这种仅仅是因为缺少几百块钱,这孩子就会付出终身残疾的代价,也许是来到贵州之前的宋明智所从未近距离感受过的。

事实上,这并不是宋明智所遇到的唯一一个贫病交加的孩子。

在新街乡调研时他得知,一个五岁先心病女孩,由于家庭困难长期得不到治疗,经常感冒,这么下去很可能会错过治疗窗口期。从该乡回程后,他当即联系相关爱心人士为其捐款,几天后在北京也找好了手术医院。当安排秘书到乡里对接此事时,被告知该女孩已经死亡。仅仅2到3万,甚至几千元,就决定了一条鲜活的生命,这是何等的痛苦!

2000年前的儒家圣人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小女孩的死彻底的触动到了宋明智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他开始更积极的为贫困孩子而奔走。

在蟠龙镇有个叫朱樱的中学生,患先天性脊椎骨裂,由于贫困延误了治疗,而导致残疾无法行走。他联系到清华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将朱樱的病情,及演变恶化的过程,详细地描述给该院医生。最后医生不经意的问他,“你是朱樱的什么亲属,父亲?”,“不,不是,我是她们地方的县长”。他回答。医生突兀的沉默了几秒,没有说话。也许医生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县长,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在宋明智的心理,也并不希望这位医生说出什么来。在他心里,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感受痛苦的过程也是平等的。无贫、富;也无官、民之分。

在贵州工作期间,宋明智看到了一个真实的贫困群体,感受到了贫困对人的影响到底有多大。2015年,在宋明智的推动下,水城县第一次开展了青少年先天性心脏病的筛查工作;接着,他推动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与水城县人民政府、水城县人民医院签约搭建长期救助桥梁,水城县的先天性心脏病儿童可直接到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治疗,新农合报销50%的医疗费用,水城县民政局承担10%的费用,其他费用则由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爱佑慈善基金会承担,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还承担每位患儿一位家属在北京的食宿费用。2017年,他推动北京大学心血管外科与六盘水市人民医院、六枝特区人民医院、盘县人民医院签署了医疗扶贫战略合作协议;接下来又推动清华大学在水城县设立远程教学站,进行专项教育扶贫项目。

这期间,他开始筹划另一件事,要成立一个基金会为更多患病的孩子提供救助。

在家人的支持下,经过两年多的筹备,2019年7月,宋明智和万峰院士、张喆博士共同出资200万元成立了“贵州万心公益基金会”。设立了“贵州大学万心奖学金”项目和“先天性心脏病患儿”救助项目。计划五年内救助200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资助100名以上优秀医学类大学生顺利完成学业;组织各地区的医疗义务培训,培养2000名以上乡村医护工作者;基金会还与上海市东方医院、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贵阳白云心血管病医院、张家界市人民医院、陕西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和贵州贞丰益康医院分别签署了医疗帮扶合作协议,建立了对贫困家庭的医疗对口救助机制。项目不向患病儿童家庭收取任何申请费用,只要是符合条件的家庭经济困难的先天性心脏病患病儿童,均可通过贵州省慈善总会网站、贵州省慈善总会官方微信以及贵州万心公益基金会合作的有关民政部门进行申请。实际上,基金会的运作远比想象的要难,从筹备、启动到实际运作,资金上和政策上都遇到了一些此前未曾考虑到的困难。但宋明智觉得,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些孩子,困难总是能够解决的。

从首次到清华大学到贵州挂职时,他原打算仅工作半年就好,补充下经历,丰富下工作背景,就抓紧回北京。然而挂职到期后,先后被延长了两次,居然持续了近四年。最后又转而正式调入贵州工作,这四年的经历对他而言远远超出当初之想象。

这四年里宋明智看到了、感受到了、贵州百姓的生活状态,体会到了山区农民的淳朴、勤劳。他们贫困质朴,宁耕糊口之田,也羞于收受外部之援。他们的辛劳与默默地承受,让社会的宽容增加了限度。同时也让农村产业改革的节奏更加平稳。

宋明智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事儿,即便是苦行,愿与他们同路。如果有更多的人,愿意同情、体会那些角落中的人辛酸,那他们的生活将不再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