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省两会】省人大代表尹晓芬建议:大力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回收利用
作者:gzmg 来源:贵州民革 日期:2019-01-30 阅读:972

“贵州要加快发展垃圾发电,更要重视一些颗粒性垃圾的处理。快递包裹和外卖快餐等数量的增长,导致我们的生活垃圾90%以上都是颗粒性垃圾。”


1月28日,省人大代表、民革贵州省委专职副主委尹晓芬在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分组讨论中有关垃圾分类回收利用的一番发言引发了媒体的关注。面对快速增长的城市生活垃圾,如何破解“垃圾围城”的困局,改善人居环境?尹晓芬认为,垃圾分类与回收利用是必由之路,她在这次省人大会上专门提交了一份关于大力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回收利用的建议。


如何处置数量日益庞大的生活垃圾,是各地城镇化快速发展过程中普遍面临的大难题。据统计,我国2018年快递量已经突破500亿件,随着网上购物和快餐快递的迅猛增长,仅这一块所产生的垃圾量就已十分惊人,占比也不断增大。但这些“城市生活垃圾”中,90%是可回收利用的,通过垃圾分类回收,终端处置每年可减少约35%的处理量,从而能节约30%左右的财政支出。目前的生活垃圾管理,已经从无害化处理为主转变为减量化、资源化优先和无害化处理并重。而垃圾分类,正是垃圾处理及回收资源化的基础,是社会精细化管理和治理能力的具体体现。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上,作出关于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的重要指示以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贵州省生态文明建设领导小组也下发了《关于全面推进我省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黔生态办发〔2019〕1号),贵阳等市全面启动了规划建设。文件明确:2019年,各地全面部署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制定生活垃圾分类方案,城区范围内全面实施生活垃圾分类;到2020年底,基本建立生活垃圾分类相关法规、规章,形成一批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区。在进入焚烧和填埋设施之前,可回收生活垃圾(可回收物和易腐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35%以上。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科技、社会动员等多种手段,构建“全行业、全领域、全过程”的垃圾分类管理体系。用活用好激励和鞭策两种手段,通过制度落实,逐步引导全民参与,强势推动习惯养成。


显然,无论是从生活垃圾处理的现实需要还是从上级部门的规定要求来看,加快推进垃圾分类回收管理取得突破性进展,已如箭在弦上、势在必行。近年来贵州已开始推进垃圾分类回收方面的工作,出台了有关的文件、政策、法规、措施,贵阳等地已试点先行,通过宣传教育、社区监督和培训、建设相关基础设施等,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是,尹晓芬代表指出,垃圾分类与回收工作在以下方面还需要完善。



1.应明确落实垃圾分类技术规范和各职能部门的责任分担。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历经十多年的推进,一直存在相关政策法规不够完善、激励约束政策不够到位、各环节衔接不够协调,分类推广一直难以深入的问题。其根源在于对垃圾分类的标准和要求不能广泛地明确,以及垃圾分类回收的责任义务没有明确、固化和落实。

2.垃圾焚烧应作为过渡措施,重点在于垃圾减量化、资源化。采用垃圾焚烧方式替代填埋,作为垃圾处理主要方式具有进步性,但这种方式投入大,大量有用资源被烧掉,且焚烧后产生较强毒性污染物。而通过垃圾分类和建设回收循环体系,在经济上和资源利用上更加合理,也有利于促进再生资源产业形成和就业问题。应在垃圾进入焚烧厂之前,加强垃圾前端收集及中端运输分类分拣。

3.拾荒大军需要组织整合加强管理。自发的拾荒者和技术含量低下的中小废旧物资回收企业在垃圾回收上种类很有限,主要是纸制品、易拉罐、塑料桶、饮料瓶等,虽然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政府处理垃圾的负担,但因大多是无照经营,缺乏管理和规范,容易使垃圾在捡拾、收集、运输、加工过程中造成严重的二次污染。有必要在构建垃圾分类回收体系过程中逐渐加以整合、组织和管理,既使这部分拾荒大军及其回收渠道继续得到利用,又通过组织管理时期规范化、促其产业化。

4.完整“产业链”未完全建立,垃圾分类认知仍存在障碍。在认知上,许多人还不知道什么是可回收的垃圾,不知如何进行分类投放。目前贵阳市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分类利用“全产业链”也未建立起来。很多地方,居民前端分类了,中端混合收集、运输以及后端混合处理,使得积极响应垃圾分类政策的居民积极性受到打击。一些社区也开展了垃圾分类的尝试,但没有完整的收购、运输、销售、加工、成品市场等组织的再利用产业体系的支持,垃圾分类无法产生经济效益,也成为民众普遍参与垃圾分类的主要障碍之一。

5.系统的顶层设计以及制度设计缺失。垃圾分类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需要系统思考和系统解决。要注重它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注重顶层设计和制度设计。制度设计决定垃圾分类的成败。

6. 垃圾分类制度不健全。垃圾分类制度的推行既不能完全依赖市场化,也不能靠政府财政全部兜底,而应以政府引导为主,市场化为辅,对于量大、市场价格波动大的物品,除了市场自身调控,政府也要有托底政策,给予回收企业足够的扶持,这样才能保证垃圾分类回收的物质始终能够得到很好的出路。



针对上述问题,尹晓芬代表提出了进一步强化垃圾分类回收利用的几点建议:

1.加强宣传教育力度,全民植入垃圾减量核心理念。通过面向全社会的广泛宣传教育,提高民众对垃圾分类和回收利用的认知度,使广大居民熟悉垃圾分类的知识,真正了解垃圾分类回收的意义。积极推动和倡导减物质化的生产和消费模式,坚持不懈地推进全民树立“零废弃”、“源头减量”的核心思想理念,从源头上减少垃圾产生。

2.明确并夯实垃圾分类回收的责任义务。建议修订“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政府、企业、市民各类主体在垃圾管理方面的责任和义务,并固化于市民心中,落实有关党政机关和企业责任分担制和延伸生产者责任制和居民的垃圾分类责任,把党政机关垃圾分类工作纳入考核,促其率先垂范。

3.从技术、管理和社会三个方面强化垃圾分类回收工作。强制分类示范片区建设已经给出时间表,任务艰巨。按照从简到繁的规律,先从干湿分类入手。我们可以从技术手段、完善管理和体制以及社会共同行动三个方面,多管齐下。

(1)提升垃圾分类技术手段,推进规模化自动分类设施的采用。建议积极推进自动化分拣、分类设施技术的转化,进行部分试点和示范;同时,积极推广试点社区小范围分布式回收再生设施和技术。

(2)改进垃圾收集清运回收体制和投资机制。尝试培育发展多种形式的分类回收组织,包括:传统正规收集渠道进行分类回收,企业的废旧产品自主回收,专业回收公司,民间社团非营利组织,民间环保活动等多种形式;建议逐步改进投资机制,将垃圾处理资金分流出部分比例投向垃圾分类、回收和再生资源化领域,并逐渐增加。

(3)进一步完善垃圾分类管理体制,加强精细化管理。建议将垃圾分类回收工作纳入城市网格化管理的监督、跟踪和反馈机制,实现逐级连接,实现以网格区域为单位落实垃圾回收和分类工作,形成“管理系统--物业--社区网格员--网格监督员”的多层级监管体系。

(4)借助各类社团推动垃圾分类。联合支持志愿者协会、环保社团,以及大学生环保组织,在社区、单位、学校积极开展定期和不定期活动,大力度、大范围推进垃圾分类回收工作。使区域分类行为普及,逐渐形成规范焦点,使居民进行垃圾分类逐渐成为自觉和习惯性行为,来提高主题教育宣传的成效。

4.着力开展垃圾分类回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系统能力建设。从构建完备的垃圾再生资源产业链入手,按照垃圾中可回收再生的资源成分,逐条构建完备的闭环回收产业链条。垃圾分类首先实现干湿分离,从餐厨垃圾循环产业链构建入手可大幅度减少垃圾填埋和焚烧量的50%--60%。建议着力推进餐厨垃圾和快递快餐垃圾的收运、资源化处理、养分能源转化,可采取政府与市场化运营相结合模式(BOT、PPP等),或通过政府购买垃圾处理服务,政府和餐饮业、快递业、社区签订协议或有关责任书,制定处理收费标准等,购买企业处理餐厨、快递垃圾。逐步实现对各类垃圾分门别类收集处理,对建筑垃圾、包装垃圾、纸制品垃圾、电子废弃物、塑料垃圾等分别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循环利用体系。

5.市场化发展是垃圾分类回收利用成功的保障。扶持再生资源产业,保障其稳定和不断扩充的市场,提供资金、技术、政策上的支持。把重点扶持餐厨垃圾再生回收产业作为第一步,发展下游沼气发电产业,使得回收--再生产业化形成一条产业链,长期维持市场运行;餐厨垃圾回收产业可带动相关产业链条发展;逐步扶持发展建筑垃圾、包装、纸制品、塑料等垃圾回收产业。让分类提供可利用垃圾资源者在利益链中获取一定比例的收益,以提高积极性,并使之可持续。加大垃圾分类、收运、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的规划和建设力度,使之形成覆盖全省的系统工程。以垃圾分类作为打赢污染防治战的一个重要抓手,逐步提高公民素养,真正实现天蓝、地绿、水清的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区、美丽中国示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