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百花园地 正文
记忆中的贵阳大杂院
作者:王明 来源:民革贵阳市委会 日期:2018-12-10 阅读:44

小时候,我们家居住在贵阳市上合群路的一个大杂院里,这所宅院一共住了十七八户人家。确切地说,这原是前国民党一位周姓人家的官宦宅第。它坐西向东,虽然是木质结构的青瓦房,但那规模还是相当可观的。其中它分前院和后院,而前院坐西的房屋,上下二层一字排开有十几间,南北两侧也是上下二层各有十来间大屋,西北面是个大朝门(见上图)。前院坐西一字排开的大房屋径直通往后院,旁边仅留一条不足一米宽的巷道,行至巷道转向左侧,后院坐南朝北的又是两层楼的八间大瓦房。不过,这后院的空隙地带,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被邻居们用泥巴、石灰和竹筋夯筑起一间间参差不齐的土拙草屋和油毛毡房,因此,这 “ 后院 ” 是空有其名,实际它仅剩下一条转弯抹角的巷道了。

邻里一家亲

没有住过大杂院的人是很难体会到:人们的群居生活和文化背景是怎样形成的。

俗话说,“ 远亲不如近邻 ”。这话尤其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居住的大杂院里体现得最为真切!譬如谁家的孩子晚上哭过不停,当年轻的父母还不知怎么回事时,而楼上的陈婆婆或是隔壁的任妈妈就过来敲门了,她们以关切的语气准确地告诉你:“ 孩子扁桃腺发炎,可能是发烧了,快抱去医学院看吧!” 这时,你夫妻俩正对孩子哭闹不停怕影响院里的邻居休息而烦恼呢,果真用手往孩子额头上一摸,可不,滚烫着!于是你赶紧抱孩子到医学院检查,结果跟陈婆婆或任妈妈说的一样呢。

那时住在大杂院里,只要谁家有任何一点不顺心、不痛快或一点小委屈、小灾难,院里都会有人站出来关心你、劝慰你、帮助你。如果哪家的孩子功课跟不上了,那好办,找我外婆(她老人家曾经就是教师),不用着急,一切都是免费的,水平且是最高、最负责任的义务老师了。如某天中午,你下班回来晚了,来不及做饭做菜,于是当你在院中一站,只稍大声喊道:“ 哪家还有剩饭?” 不出一分钟,立刻会有两三家人给你送来,而且还会搭上可口的泡菜呢。

平日里,孩子尿床是家常便饭的事,第二天,当我外婆把被子往院里一晒,唐婶婶就走过来笑着说:“ 毛外婆,这是您家 ‘ 三少爷 ’ 画的 ‘ 地图 ’ 啊?这娃娃可能体质不好,得找点狗肉炖给他吃呢。” 我外婆苦笑一下。那年头,别说是吃狗肉了,每月能保证吃上一顿猪肉就已经够奢侈了。

一直记得那几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隔壁1号院坝(当年我们属于2号院坝)的那位胖女人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突然传来她骂人的尖叫声和哭叫声,院里的人都在猜测:她也许在闹更年期,因此,她才异想天开地怀疑她那满头白发的丈夫会有什么新女人。

有时,我常常在这样的深夜里,被她那哭声中的叫骂声,叫骂声中的哭声吵醒,全院上下,人们无不摇头叹息。但在叹息声中,邻居们既对那位胖女人表示同情,同时也对她那被冤枉的、老实憨厚的丈夫竟然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表示理解。谁敢保证,哪家没有大物小事,谁又没有失常失态的时候,哪个又敢在自家门前挂个 “ 无事牌 ” 呢?互相谅解吧!

孩提时,最深刻的记忆是我四岁多的弟弟走失的那一次。

那天,母亲破天荒地拿了5角钱让我带小弟去云岩电影院(今云岩广场)斜对面吃一碗糕粑稀饭,结果在我排队的功夫,眨眼间这小家伙就不见了,我急得从来的路上沿街寻找,那时,长辈们除了厉声责备我外,简直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于是全院的人发起了 “ 总动员 ”,首先,大伙找我一遍又一遍地问明失踪地点,然后男男女女就开始 “ 兵分几路 ”、“ 四面出击 ”,那劲头大有不吃饭、不休息,定要把我弟弟找回才肯罢休。但找了半天还是没有踪影,这时大家又聚在院里分析情况,交换意见,提供线索,布置新的寻找计划,这样,一个个新的办法又提出来了。以此同时,他们还要安慰我的家人,找出最有力度的话来说服我的长辈:“ 孩子是不会丢失的!放心吧,我们一定把他找回来!”

就在这时,本辖区管段民警乔同志(人称乔老爷)抱着我弟弟走进了大杂院。“ 孩子回来了!孩子回来了!” 院里顿时一片沸腾,仿佛凝固已久的空气在瞬间已被打破!我外婆破涕而笑,母亲忙把我弟弟搂进怀里,连句责备的话也忘记说了。

“ 这孩子在江西村的一条巷子里睡着了,幸亏碰上好心人抱来派出所。” 乔同志关切地说,“ 以后可要注意啊!”

“ 是是是,要注意!要注意!” 邻居们一边回答,一边就张落着拿烟、倒茶、抬凳子,替我们家热情地 “ 招待 ” 乔同志。那场面,全然就当是自己的事一样,从不分个彼此。在乔同志的一再推辞下,邻居们只好左一声 “ 谢谢 ”、右一声 “ 谢谢 ”,又是鞠躬,又是赔笑地一直把这位好心的 “ 乔老爷 ” 送至朝门外。

可以说,亲情、热情、互相帮助、乐于助人是这个大杂院里的人的性格。

如果有一天,当你来到大杂院里走亲访友,一旦忘记某亲戚家住几间几号屋时,只要你开口问路,自然就会有热心肠的人围拢过来帮你带路。如碰巧你这位亲戚不在家或是房门紧锁时,大杂院里的人会抬张凳子让你坐下,甚至还会有杯茶水递到你手中,同时告诉你不要着急,慢慢等,也许你的亲戚正在回来的路上呢。这时候,你可能会觉得大杂院里的人古风犹存,其实这正是那个年代的文化熏陶。(作者系民革贵州省直六支部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