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百花园地 正文
老街上的对联
作者:俞继东 来源:贵州民革 日期:2018-11-21 阅读:25150

我的老家在长江边上的一条古镇上,纵横有好几条街,光滑的青石板上,记录着老街的沧桑。多少年过去了,可是故乡的老街依然浮现在我的眼前,老街是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是我永远也看不够的风景。对于老街,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家家户户门口一副副工整的对联,它们无声地显示着故乡的文化底蕴。 

老街上最热闹的是茶馆,每天早晨人来人往,宾客盈门。大门两边写着“从来名士能评水,自古高人爱喝茶。”进门坐下来,慢慢品茶,抬头看,梁柱上又是一副对联“碧螺壶中香扑面,绿茶盏内味如春。”无论是路过的新人,还是常来的旧客,看这对联,就知道这店的主人品位不低。等客人品完茶,走出大堂,大门的背面边赫然写着“客至心常熟,人走茶不凉。”来这里消费,一个字:雅。

早晨的老街,还有一处热闹的地方,那是小时候母亲经常带我们去的馄饨店。店堂门口的对联是“宇内江山,如是包括;人间美味,同此吸纳。”那家店的主人做生意实在得很,馄饨个大馅多,味道好,至今想起来还让我口舌生津。

小时候逛老街,有的是时间,时间长了,一家家老字号店门上的对联都能背下来。豆腐店的对联是“石磨飞转,涌起滔滔玉液;铁锅沸腾,凝成闪闪银砖。”真是神来之笔,这是我见到描写豆腐最生动贴切的文字。铁匠铺的对联是用铁打制的,内容是“烈火识真金,一门功夫百锤炼;红心出技艺,十分火候倍精神。”制秤店门口写的是“轻重得宜大权在手,偏正不倚双红关心。”刻字店就在我家对面,刻字的何师傅跟我父亲交情很深,他看我字写得不错,曾经允诺,如果我考不上大学,就收我为徒。

我记得理发店的对联换过几次,最初的是“虽说毫无技艺,却是顶上功夫。”这是一副很古老的对联,店主人张师傅觉得不满意,就请人改成了“磨砺以须,问天下头颅几许?及锋而试,看老夫手段如何?”张师傅自己觉得满意了,可客人们看到“头颅”两个字,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弄巧成拙,生意不如从前,张师傅连忙请人改成了“新事业从头做起,旧面貌一手推开。”从此再也没有换过,生意兴隆如常。

在河边还有一家木工店,那是来自浙江的一对夫妻开的,开在河边,主要是为进木料方便。可能是为了入乡随俗,店主人专门请了小学校长写了一副对联:一把曲尺,能成方圆器;几根直线,造就栋梁材。他们打制的家具很新颖,生意红火,他们一家也就融入了老街的社会生活,现在已是子孙满堂。

古镇市场上出售的当地特产多,因而吸引了四方的商人前来交易,带动了餐馆、旅店和沐浴等行业的发展。老街上的餐馆有好几家,家家门口有对联,我现在只记得一家门口写的是“来来来,空心大老官;去去去,饱腹四方客。”旅馆门口的对联是用柳体写的,我还特意到那里临摹,内容是“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来匆匆,去匆匆,下车相逢各西东。”晚上的老街,最晚歇业的是浴室,昏黄的灯光下,一副对联忽明忽暗:涤陈浴新暖心扉,胸怀更宽;碧池玉泉洗风尘,精神倍增。

老街上有位范老先生,字写得很好,每到除夕前的两三天,他总是要从早忙到黑,几乎所有人家的春联都出自他之手,他是免费为乡亲们劳动。有一年,老先生身体不适,实在忙不过来,就叫我这个毛头小伙去帮忙。在光滑的红纸上写字,跟在宣纸上练字不一样,我一拿起毛笔就有点胆怯。范老先生鼓励我说:“大胆地写,把第一个字写好了,就有自信了。我老了,总要有人来接班啊!”在老先生的鼓励下,我给乡亲写下了第一副春联,内容是“忠厚传家宝,孝悌子孙贤。”现在想起来,我有点辜负了范老先生的期望,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就再也没有为乡亲们写过春联。

每当我走在城市的街头,看着那些闪烁的灯光和广告牌,我总会不经意地想起故乡的老街和老街上的对联,故乡人的那份淳朴那份实在那份真诚,永远在我的记忆之中。(作者系民革扬州市江都区支部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