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思想宣传 正文
滇西行 ——民革省委赴云南开展观故居走多党合作之路侧记
作者:邓克强 来源:贵州民革微信号 日期:2018-01-12 阅读:149

12月4-8日,民革省委专职副主委尹晓芬率机关干部、部分党员一行13人赴云南开展观故居▪走多党合作之路活动,并就促进祖国统一等有关工作进行调研。考察组拜谒了民革前辈杨杰故居,并探访了龙陵、瑞丽、腾冲等地的中国远征军抗日作战遗址。考察组深刻感受了民革前辈爱国进步的的崇高精神,回顾了抗日战争史上中国远征军悲壮而又伟大的一段历史,进一步体会了和平的生活来之不易,理解了中国特色政治发展道路的必然性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合理性和优越性。同时,考察组还就涉台参政议政工作与民革云南省委进行了交流,大家切磋琢磨、酌盈剂虚,希翼以此推动双方工作更上一个新的台阶。

1.png

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在本地人的指引下,沿着大理古城干净整洁的石板小路,考察组找到了杨杰将军的故居。没有想象中的亭台楼阁,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四合五天井的白族民居。一栋普通的民居,因为曾经居住过一个不普通的人,变得不再平凡。

在杨杰将军简朴的故居前,考察组回顾了杨杰将军一生的荣辱浮沉。 

2.png

杨杰(1889—1949),字耿光,民国军事战略家,陆军上将,民革的创始人之一。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他和蒋百里、白崇禧、刘斐一起被日本人称为中国的三个半军事家。杨杰早年入云南陆军武备学堂、保定军官学校和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在日本期间加入中山先生创立的同盟会。武昌起义时返国,先后参加过护国战争、北伐战争,蒋冯战争、中原大战、抗日战争,历任陆军总参议、副军长和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军长、总司令部总参谋长、驻苏联大使等职,半生戎马;在担任南京陆军大学校长期间,培养出了大批军事人才,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桃李满天下;杨杰将军还撰写了《国防新论》、《军事与国防》《苏联的国防政策》、《大军统帅学》、《战争要诀》军事著作,这些著作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大部分高级军官的必备读物,可谓著作等身。1945年以后,杨杰与谭平山、陈铭枢、王昆仑、郭春涛等国民党左派共同推动国民党民主派进行反蒋、反内战的斗争。1948年1月,杨杰被选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1949年6月,中共中央筹备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邀请杨杰赴北京参加政协第一届全体代表会议。未能成行便被特务暗杀于位于香港的寓所,终年60岁。1982年,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追认杨杰为革命烈士。可以说,杨杰将军为新中国的诞生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沿着滇缅公路一路向南,考察组一路探访着中国远征军在祖国的西南边疆留下的痕迹。

3.png

在滇西抗战的重要战场龙陵,当地政府斥资600余万建立了龙陵抗战纪念广场。广场上矗立着滇西抗战纪念碑群,有1937年-1938年任龙陵县长的王锡光先生写的《滇缅公路歌》;有历史文化名人李根源老先生写的《告滇西父老书》;有光复龙陵后,卫立煌总司令写的《颂凯旋悼国殇》;有《抗日号角  滇西驱寇先锋 ——龙潞抗日游击支队简介》;有中共龙陵县委、县政府的《龙陵抗战纪念广场修建碑记》,每一块牌都采用灰底红字,格外引人注目。著名爱国人士李根源在《告滇西父老书》里写道:“军事的胜利,全靠民众的协助,有良好军纪的军队,配合着有训练有组织的民众,一定发挥伟大的力量。”“要确保滇西军事的胜利,端赖我父老发挥自己的力最,民众力量尽到一分,军事力量即增一分。”

4.png

在滇缅公路和中印公路的交汇点,坐落在云南“德宏州”南部中缅边境的抗战名桥“畹町桥”见证了中华民族的团结一致,共御外侮。1942年,中国远征军由此进入缅甸,自甲午战争以来首次师出国门,扬我国威。70多年前,20多万名中国各族劳工在缺乏现代机械的情况下,竭尽物力,万众一心,在原始密林、高山峡谷间,用手一寸一寸修建了滇缅公路。1938年8月,“滇缅公路”全线贯通,成为当时国际援华物资进入中国的唯一通道,畹町桥则成为“滇缅公路”的交通枢纽。桥旁碑文“万众筑血路、机工谱丹心、远征壮士行、铸就抗日功”正是中华民族团结抗战的真实写照。

5.png

滇西所见印证了抗日战争的胜利,的确是中国各民族人民,各爱国党派、各社会阶层、各团体同仇敌忾,共赴国难,生命和鲜血谱写的壮丽史诗。

 

山之上,国有殇

6.png

追寻滇西抗战的脉络,考察组来到位于腾冲的国殇园。怀着崇敬的心情,我们向阵亡的抗日将士敬献花圈。前来国殇园悼念抗日将士的人很多,大家都手持白色或黄色的菊花,没有人高声说话,晨光透过挺拔的松树洒落在重重叠叠的墓碑上,映照在林间的石雕上,显得格外肃穆。

7.png

国殇园,位于腾冲县西南来凤山麓的小团坡,是1944年李根源先生倡导,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和安葬在腾冲松山战役中阵亡将士遗骨而修建的大型墓陵,次年7月7日落成。整座墓园占地达5.3公顷,由烈士冢、烈士塔、忠烈祀及墓地园林组成。祀前立有《腾冲忠烈祀碑》石刻,记述了建墓的始末。烈士冢呈八字形纵列葬于来凤山的缓坡上,碑上刻阵亡将士3168人姓名、籍贯、军衔、职务。纪念塔建于坡顶,高入云表,塔身为矩形,上刻有国民政府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题书:“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攻克腾冲阵亡将士纪念塔”。值得一提的是,并不只是阵亡将士在国殇园留下了历史的痕迹,不是军人的民间人士也置身其间,名垂千古。如著名的抗日县长张问德先生,一封《答田岛书》充分表达了张先生的浩然正气,腾冲光复后留下一句“我只是中华民族的读书人”挂冠而去,让我们看到中国传统士大夫的精神,和《正气歌》所言何其相似。

8.png

随后,大家来到位于来凤山国家森林公园,在中国远征军黔籍抗日殉国将士纪念碑前敬献花圈。来凤山曾是远征军预备2师抗日的主战场,如今这里为云南知名的茶花基地,周围环境优美,柏树挺立。在中国远征军黔籍将士名录墙上,记录了1193名中国远征军黔籍抗日参战将士的名字。周围的石碑上记载了社会各界捐款修建纪念碑的始末,纪念碑上的对联“扬威滇缅黔人无悔洒热血,彰义腾越云岭有情慰英灵”忠实的反映了社会各界对这些在国家危难之际出生入死的黔籍参战将士的缅怀之情。

浩渺行无极,扬帆但信风

在昆明,考察组和民革云南省委就有关重点工作进行座谈交流。作为参政党,民革党员的肩上同样有着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能不能履行好我们的政治职责和使命,决定了参政党的基本评价和历史地位。

9.png

考察组一行和民革云南省委有关同志就怎样凝聚全党智慧,深入开展调研,特别是在推进祖国统一方面,怎样利用好民革的传统优势,为增进两岸骨肉亲情、推动两岸和平发展、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贡献力量进行了重点交流。在中华民族迈向伟大复兴的新坐标点上,民革在三大重点领域之一的促进祖国统一工作方面,怎样秉持“两岸一家亲”的理念,做好扩大和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的交流和合作,增强两岸同胞之间的了解和沟通。通过我们的努力,激发两岸同胞深化交流的热忱,增强心灵契合、共创未来的信心,是民革应有的担当。 

联想到考察组这一路的行程,都和70多年前那一场波澜壮阔的反侵略战争有关。几十年来,两岸由互相敌对转向频繁交流,进而抛弃成见共同纪念抗日战争,可以预见,和平统一的那一天是一定会到来的。(图/文:邓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