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理论研究 正文
不忘初心,走共同富裕之路 ——塘约经验的欢欣与反思
作者:张树昭 来源:宣传处 日期:2017-10-17 阅读:108

 

不忘初心,走共同富裕之路

——塘约经验的欢欣与反思


 

      这一次塘约村重新组织起来和传统的“一大二公”的集体化是有本质上区别的,不是简单的历史重复而是哲学范畴的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


一个幽灵,“塘约道路”的幽灵,在中国农村大地上徘徊,以至于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乐平乡原本贫困而毫不知名的塘约村,车水马龙沸腾了。近期前来参观、学习、访问的人次每天均超百人,大多数来自省外。组织单位高至省委组织部下到村民组,不亚于当年的小岗村。这起因于作家王宏甲先生的报告文学《塘约道路》,国家各主流媒体纷纷宣传报道,人民日报旗帜鲜明指出:“这是中国深化农村改革的新起点。”当然这也与俞正声主席针对塘约村党支部带领全体村民走新型合作化道路在短短两年时间迅速脱贫并建设成美丽乡村,给予高度评价密不可分。他指出“塘约精神还是不简单,还是要发扬”,这也说明了,中央上层认可塘约经验不失为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方式之一。

这一次塘约村重新组织起来和传统的“一大二公”的集体化是有本质上区别的,不是简单的历史重复而是哲学范畴的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传统的集体化是模糊权利规则和界限,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时没有出台《物权法》民国的物权法已废除,是用纯行政手段将原来在农民手上的资源收到集体。这次塘约经验是在确权的基础上,也就是集体所有权家庭承包权不变并以自愿为前提,进行合股经营,根本上有别于人民公社化的运动化方式。唐约村重走集体化道路,让农村内生出“造血机制”,这是真正的经验所在。

塘约村是从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开始走上新的合作化道路。实际上并不是贫困落后的村庄缺少走集体化的条件,而是他们最有组织起来的愿望。要真正做好当前的脱贫攻坚,不是简单的给钱、给物、给技术,更重要的要给精神、给思想、给道路、给方向。

“塘约经验”极具复制的标本意义,但同时也带来一些思考:(1)村级好的带头人如何寻找、培养、选拔、使用、考核;(2)精英政治的持久问题;(3)存在的以包代管转化为以合代管;(4)村级民主管理也不能太任性,“村规民约”与宪法精神有相悖之处;(5)流传甚广的“塘约道路”一书,提及合作后的必须的好措施还在未完全落实状态;(6)调研发现现行农村经济管理体系已被严重弱化,尤其是农业服务的组织职能缺失,性质不明。

 

塘约新型合作化道路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开始的一、二步,还在襁褓之中,其路漫漫修远,上下求索颇有空间。目前已被模板化更是不能轻心。建议:

 一、把发现、培养、使用村级带头人作为一个紧要的任务,特别是在体制上、机制上有所创新以适应这一波农村改革的需要。

 二、毛主席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的问题,要在农村家喻户晓三权分置、三变政策的内涵和意义,把思想引领放在重要位置上。

 三、安排专业法律人士依照国家法律、法规、政策对农村的各项深化改革直至村规民约的制订进行指导、规范、把关。

四、尽快立法,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法律保护,目前国家和地方的集体经济组织的立法都是缺位的。我省作为塘约道路的发源地,可先由地方人大先行建立一些地方性法规条例,对集体经济的发展及农村深化改革进行指导、规范和保护。

五、重构农业服务组织,建立金融为主,包括但不限于法律、产业政策指导、科技引领等在内的农业服务体系,为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提供各种有效的服务和支持。

六、探索将精准扶贫到户的财政补助资金及各级财政投入到村集体的建设项目资金作为村集体经济组织或农户的股金。

七、既然塘约合作化的农村深化改革成为道路,就要有科学性、规范性、可复制性、可操作性,尽管周建琨作为当时安顺市的书记,是“塘约道路”的始作俑者,但农村的深化改革已大势所趋,仅靠个别领导的魄力、前瞻性是难以复制的,领导干部尤其是上层一定要统一思想,积极推动这场改革以不负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