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党员风采 正文
民革党员肖玛:唱响中国人的高男高音
作者:未知 来源:省直师大支部 日期:2016-09-19 阅读:246

提到男高音,相信很多朋友都不会感到陌生;但是,大家知道何为高男高音吗?简单来说,高男高音就是通过专业的训练实现用男声演唱女中音甚至女高音的音域。这种源于巴洛克时代的演唱声部被业内称为“超出常规音域的特殊男高音”,演唱难度极高。

今天,请读者跟随笔者走近“中国高男高音第一人”——肖玛,听这位在贵阳工作的四川小伙讲讲他与“高男高音”之间的不解之缘。

 


 

肖玛,高男高音歌唱家,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声乐副教授、声乐教研室主任。首批国家艺术基金项目资助获得者,文化部“东方之声”中国音乐对外推介名录首批入选歌唱家,CCTV“光荣绽放”系列“新十大男高音”歌唱家,环球唱片(新加坡)公司、新加坡High Scoiety集团首位签约的华人艺术家。同时他也是贵州省民革师大支部的一名党员 

数月前,著名高男高音歌唱家肖玛与中国音乐学院紫禁城室内乐团一起,完成了历时12天共计五场的赴美文化交流演出,其对中国民乐与西方音乐完美融合的精彩演绎,深深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肖玛本人更是被《芝加哥邮报》赞誉为“中国的国宝”。

 

  “瞎唱”中遇良师    

  如果你闭上眼睛聆听肖玛的音乐会现场,或许会以为台上的演唱者是一位女演员。因此,很多人会把高男高音与反串联系在一起,更有人把高男高音的音色称之为“海豚音”。

  对此,肖玛解说道:“高男高音是美声歌唱中一个很古老而传统的声部,它是从中世纪西方合唱中假声男高音声部和阉人歌手的基础上传承发展而来的,结合了传统技术的优点并加以完善。真正的高男高音歌唱艺术,并不为了哗众取宠的表演,更不是追求男唱女、男演女,虽然可以演唱女中、女高音的音域,但还是属于男声的范畴,而且音质更为结实、清澈、通透。”

  业内曾有这样一句话:男高音=难高音,而高男高音则是难上加难,想出名更难。

在问到“为何会选择高男高音”的问题时,肖玛用了“天时地利人和”来回答:“首先应该是自己的嗓音天赋,在4岁多时,我就可以模仿电视剧《红楼梦》中的女声插曲;9岁时第一次从广播中听到外国歌剧就被迷住了,特别喜欢女高音歌唱家玛利亚·卡拉斯的演唱,还专门用磁带录了下来,自己跟着唱。虽然语言上有问题,但是曲调很快就掌握了。当时自己也不知道还有高男高音这个声部,纯粹属于个人兴趣。后来考入音乐学院附中后,学习的是男高音声部,由于当时的老师也不了解高男高音,所以那段时间,基本上属于自我摸索的‘瞎唱’。”

 

一次偶然的机缘,肖玛遇到了被他称为“高男高音领域领路人”——著名旅美男低音歌唱家龚冬健老师。“当时为了旁听龚老师的声乐课,我在课上担任钢琴伴奏。由于我有出演音乐剧的经历,流行音乐演唱的功底比较好,龚老师听过我的演唱后,觉得我乐感不错,决定帮我训练一下声音技巧,本意是希望可以对我的流行弹唱有所帮助。”

 

  “有一天在车上,我和龚老师一起听了高男高音歌唱家安德烈斯·修尔的唱片。我就顺势问龚老师可否教我学习高男高音?就这样,在之后的声乐课上,老师便开始在声乐课上指导我学习高男高音演唱技术。现在回头看,自己非常幸运,首先是遇到了龚老师这位良师,给予了我无私的指导和帮助;其次是过去的声乐和钢琴老师给我打的底子也非常扎实,声音上没什么大毛病。再加上良好的钢琴基础,尽管自己正式学习高男高音时已经不算‘年轻’了,但经过两年左右的时间,就进入了歌剧的演出。用龚老师的话说就是:我用了几年的时间,完成了别人数十年才能完成的东西。”肖玛说。

 

  选择“落户”贵州

算起来,肖玛从学习高男高音的演唱到现在已经走过了12个年头。这期间,他面对过很多质疑,也经历过不少挫折。

  2007年,作为首个中国高男高音歌唱家,肖玛报名参加了全国“金钟奖”比赛。无奈,当时中国对于高男高音的了解特别少,加上肖玛对于高男高音而言还是初出茅庐,因此,没能闯关成功。2008年的中国国际声乐比赛,肖玛报了名却没有被选入复赛。

谈及那段“灰暗”时期,肖玛很是淡然:“当时确实有很多争议的声音,比如说这种唱法不男不女,这种唱法太另类。在声乐界明显分成两派,一拨老师不认为这样的唱法能够进入声乐比赛,而另一拨老师力挺我。虽然连续几年没选上,我想还是自己唱得不够好,如果自己唱得足够好,能够表现得无可挑剔,就没有争论了。”

 

  有句话说得好:真正的金子即使仍在沙砾中依然会熠熠生光。经过几年的苦练与沉淀,在2014年底的中国国际声乐比赛上,肖玛以亨德尔的歌剧《里纳尔多》中的咏叹调《让我痛苦吧》和罗西尼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中罗西娜的咏叹调《我心里有一个声音》等十首中外曲目成功夺得男生组第二名的佳绩。随后又成功被评选为中央电视台的新十大男高音。十年磨一剑,肖玛终于赢得了他应该获得的认可。

  “成名”后的肖玛收到了来自众多知名艺术团体的橄榄枝,其中不乏国内一线城市以及欧美的乐团、剧团。经过再三斟酌及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刘媛院长的力邀后,肖玛最终选择了“落户”贵州,作为人才引进的他在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担任声乐副教授、学科主任一职。

  “欧美剧团的工作机会固然很吸引人,但是演唱的都是外国作曲家创作的作品,即使我不唱,也会有别的外国人唱。我更深思考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实现中国高男高音在本土的落地,创作属于我们中国的高男高音作品。目前国内在这一领域处于空白状态,因此需要有专业的团队系统地挖掘、梳理、创作,逐渐形成中国高男高音的歌唱艺术,为我们国家的文化服务,这是我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

  肖玛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就必须要汲取民族文化的养分。贵州作为我国少数民族聚居最多的省份之一,有着丰富的民族音乐素材,可以带给他很多创作上的灵感。“贵州给予我个人非常大的的空间,我可以有很多深入贵州各地采风以及出国考察交流的机会。只有立足本土文化、民族文化,创作出的作品才是有生命力的。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有人才、平台等优势,但相对缺乏好的创作素材,尤其是民族音乐素材,所以这里可以实现资源互补。”

  为此,作为中国音乐学院紫禁城室内乐团驻团歌唱家,肖玛充分发挥了“桥梁纽带”的作用,不定期邀请中国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的一流作曲家老师来贵州交流、指导。“贵州虽然有很好的素材,但在理论创作上还比较薄弱,与这些作曲家老师的交流,不仅可以起到资源整合的作用,还可以对高男高音专业的学科体系、理论构建和人才培养模式产生十分积极的影响。”

 

  早日唱响世界舞台

在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支持下,肖玛在全国艺术高校中第一个建立了“高男高音声部”本科和硕士研究生的学科。

 

  “本科教学已经常态化,培养出了优秀本科毕业生,研究生教学也有了研二、研三的学生。目前,高男高音声部专业方向已经纳入贵州省音乐与舞蹈的一级学科中。下一步,将把高男高音声部逐步建设为省级特色学科,为将其打造为国家级特色学科奠定基础。”肖玛介绍说。

  除了日常的教学、科研以及声乐教研室的工作,肖玛也一直没有停止高男高音落地中国的艺术探索——曾获得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的中国第一部元曲室内乐声乐套曲《元曲小唱》,就是肖玛与著名作曲家高为杰教授“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大胆尝试。

  从1000多首元曲原文中遴选出徐再思的《折桂令》、贯云石的《红绣鞋》和马致远的《落梅风》,重新谱曲创作成三段唯美委婉的艺术歌曲,曲间加上一首间奏曲组成室内乐套曲,巧妙地将三首经典古曲所表述的内容串连起来,叙述了一位元代女子与恋人从初恋懵懂、热恋缠绵到失恋哀怨的过程。2014年,肖玛和紫禁城室内乐团的艺术家们联袂在“新西兰国际艺术节”上演出,引起强烈反响。

  “这是第一部用元曲原文新创作的室内乐声乐套曲,填补了国内这一领域的空白,也丰富了中国艺术歌曲的曲库,除了高男高声部之外,其他声部也可以演唱。‘五四’运动以来,中国艺术歌曲的创作数量不少,但是佳品不多,经典作品更是凤毛麟角,在我看来,《元曲小唱》是有希望成为中国艺术歌曲的经典之作的。”肖玛说。

  随着肖玛的“走红”,越来越多的男孩开始关注并加入高男高音这一领域。

  对此,肖玛的建议是:“高男高音的演唱难度高,因此,学习的人也相对较少,人少意味着竞争少,但是绝不能怀抱投机心理。学习高男高音要量体裁衣,要结合自己的天赋和综合基础,找出自己声音的特点,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才有可能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在问及下阶段的规划时,肖玛说道:“去年,我在国家大剧院演唱了由高为杰教授之子——我国著名的作曲家、钢琴家高平教授创作的室内乐声乐套曲《旋律遗弃》。该套曲以木心、翟永明等七位中国当代杰出诗人的诗歌为创作题材。与高为杰老师偏重古典的创作手法不同,高平老师的创作更加趋于现代。由于演出的反响十分热烈,所以下阶段的计划是灌录唱片,8月份还将前往东京参加东京夏季国际音乐节的室内乐歌剧演出。此外,由我策划的‘中国艺术家巡演计划’也在推进中。”

  在采访临近尾声时,肖玛想通过笔者传达这样一个声音:“希望有更多的专业人士关注高男高音声部在中国的发展,而不是关注我个人。同时希望有更多优秀的作曲家、更加优质的演出资源可以关注高男高音声部,大家一起努力,早日在世界舞台唱响属于我们中国人的高男高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