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遵义 正文
“鲐背”老人的民革情怀——记遵义民革96岁党员胡立文
作者:金大兴 来源:民革遵义市委会 日期:2016-05-25 阅读:751

烙在记忆中的“民革”

2014年春节前夕,我们去看望慰问胡立文老人时,只见他直直地坐在藤椅上,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又继续看他的电视。家里人告诉我们:胡老患上老年痴呆症,已经不记得任何人和事。我们都不敢相信,就在几个月前,老人还自己一个人到民革办公室索要《团结报》、《遵义民革》杂志,说在家没事,就想过来看看,而如今,他……。

家里人大声告诉胡老:他们是民革的,还记得吗? 胡老又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又继续看他的电视,就如同一个看动画片的孩子,完全沉浸在电视的世界里。然而,当民革机关驾驶员骆晓强停好车进门时,胡老看了一眼,就从藤椅上起来,微笑着走过去拉住他的手,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们悄悄示意驾驶员,胡老已经没有记忆了。驾驶员问:胡老,我是小骆啊,还记得吗?胡老只是拉着他的手微笑着,不说话(驾驶员在单位已经工作了20多年,是我们一行人中在民革工作时间最长的,胡老一直和他很熟)。当我们准备离开时,老人也跟着站起来,要和我们一起出门,在门口,我们几个人试图让老人松开驾驶员的手,都没能做到,他说:“我跟你们去,我要去民革开会”(从2006年开始,每年民革市委工作总结大会,办公室都要提前给胡老打电话,邀请他参加会议,胡老从没落下一次)。我们只好用车载着胡老到中心城区转了一圈,把他送到家门口,他才松开了我们的手。我们走到楼下,仰头望去,胡老站在四楼楼道的窗前,微笑着向我们挥手告别,久久不肯回屋。

老人患病后,连吃喝拉撒这些日常生活都需要人护理,一切都回到了幼儿时代。2016年春节前,我们去看望胡老时,家人告诉我们:昨天,胡老一起床就让老伴给他找西装,说要参加民革的会议,要迟到了,让家里人快点。大家只好对他说“会议取消了”,老人才罢休。没想到今天你们就来了。他现在脑子里什么都记不起,连他自己的儿女都不认识,唯有“民革”两字他时常念叨。

是啊,对于一个老年痴呆患者来说,时间似乎不再有意义。而对于家人来说,时间却是一种期待,一年365天中,老人清醒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他却将这清醒的几分钟留给了“民革”,给了他烙在记忆深处的印记——民革组织。

 

用毕生所学为遵义会计事业作贡献

胡立文老人1921年出生于湖南桃江县,1937年投笔从戎,参加抗日战争,因为有文化功底,加之勤奋好学,在抗战期间考入了桂林军需学校,系统学习了《会计学》、《经济学》、《预算会计》等专业知识,因成绩优异,受到原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李济深主任亲自颁奖鼓励,并留校担任会计学科助教,后历任整编七十四师师部会计科长、第七十四军部被服课科长等职务。解放后,先后曾担任遵义国光肥皂厂、遵义丝织厂主管会计,贵州塑料厂财务科长,遵义市工业局,地区轻工业局,遵义市财政局会计教师。在工作中,他不仅是单位的业务能手、骨干,而且还义务兼任遵义财贸学校、遵义地、市工业、轻工、财政、税务、银行等系统的会计专业教学工作。在工作的40多年里,每年他都要根据上级领导安排,多次到边远穷少边区县义务讲学。然而,却很少有领导知道,胡老晕车特别严重,每次坐车外出培训讲学,对他来说就像患了一场大病、是一种煎熬。所以每次外出,他都要提前一天紧张的进行心理调整,并准备各种晕车的东西:姜片、感冒药、风油精等,凡是别人说过的能预防和减轻晕车症状的东西,他都试用过,但效果在他身上都不好。六七十年代,边远少地区公路弯度大、坡陡、路窄,且路面坑坑洼洼,而且左边是山壁,右边是悬崖的不乏少数。几百公里的路,从坐上车的那一刻起,他就双手紧紧抓住车门把手,实在不行了,就让司机停下来,跳下车蹲在路边干呕。长期的外出,老人已知道,吃东西,吐的那是翻天覆地,不吃东西,就只能干呕,所以,他已经形成了上车前不吃东西,在路上连水都不敢喝的习惯。78个小时就这样走一路,干呕一路,直吐得胃里不剩任何一点东西。每到一个地方,大家看到已六十多岁的他那个样子,地方上的人都感到不安,说:要不我们调整一下,今天您休息一下,明天再上课。胡立文从来没有接受过一次这样的建议,他都是让他们先找个地方让他洗一帕脸,静静的躺一会儿。休息十五分钟——这是胡老给自己立的规矩,他要让自己精神饱满的出现在大家面前,让大家看到民革党员的精气神。就这样,一年年,一次次,他靠着自己无比坚强的意志走遍了遵义地区所辖县区。先后为各县开办厂长、经理、供销社主任“企业现代管理”班11期,讲授《经营决策》、《市场营销》、《引进技术》《财务管理》等课程,培训600余人,举办“财务会计班”11期,500多人《会计原理》、《工业会计》、《商业会计》、《成本核算》、《预算会计》等单科成绩达到中专水平;开办“建筑技术班”两期,“乡镇企业会计”两期,“二轻班组经济核算”两期。为老、少、边、远地区充实管理干部和技术力量,提高企业管理素质和经济效益,并为各县节省外出培训费近100万元。

退休后,由于当时遵义地区财会人才紧缺,他又被返聘兼任遵义电大、遵义医学院电大、地区商业电大、供销社电大、钛合金公司电大、航天工业部贵州职大、中国统计干部函授学院遵义面授点、北京物价函授学院遵义面授点、江西财经学院遵义函授站、遵义师专等大专院校以及贵州农业银行学校、二轻工业学校、遵义市二所职业高中的《会计学原理》、《工业会计》、《财务管理》等专业课程的教师。共培育经济管理、财务会计近万人、缓解了社会人才需求,学员中有六百多人获评会计师、经济师职称何担任行长、厂长、经理等职务,成为经济管理中坚力量。

1983年,在党中央“广开学路,多方办学”的方针指引下,民革遵义市委以“培养人才,服务四化”为目的,准备创办“遵义市实用业余学校”,当时的领导找到胡老,希望他出面办一个学校,把会计知识传播出去,让遵义有更多的会计专业人才。办学校既没有校舍也没有教学经费,完全是白手起家,可是老人只说了一句:“好,只要组织相信,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我就一定完成好”,胡老欣然答应了,可是困难重重,摆在他面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没有教材。他就从教材开始,利用下班时间自己整理,编出初稿,又送到几个民革党员教师手中,让他们帮忙修改;没有教室,就租房子;没有板凳座椅,那就到以前就职过的学校去借那些被学校淘汰下来的课桌椅,搬回来自己修补,将就着用。因为有胡老的名气,学校很快就招到了第一期学生,完成了近乎零成本的盈利。一传十,十传百,民革实用业余学校的名气在遵义很快传开,学校办得风风火火,先后举办了为期5-7个月的短期单科培训,包括工业会计12期,商业会计11期,建筑技术2期,日语班2期,初中复读班5期,成本会计、二轻会计、施工会计、英语、书法舞蹈班各一期。在办学过程中,为不断适应改革开放发展的步伐和提高学员整体素质,实用学校还先后和北京经济函授大学、海南国际经济与工商管理函授学院联合办学,开设了两年制大专班,受训人数达到2000多人。其中有20多人被评为会计师,30多位学员学习后升任厂长、经理等领导职务、150多人被评为助理会计师,80多人担任财务科长。民革实用业余学校成为了遵义市当时市属各系统和中央省属在遵企业的厂长、经理、会计人员培训基地,赢得各界人士的信任和好誉。遵义实用学校被民革中央评为“民革全国办学先进集体”。

教学中,胡立文老人还利用业余时间,撰稿出版了29万字的《城镇集体所有制工业会计》一书,该书是我国出版的第一部集体所有制企业会计核算工具书,被用作全国二轻会计培训教材,贵州人民出版社三次出版发行,获得贵州人民政府颁发的“贵州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其合著的《会计核算》一书(17万字),被用作全国各地会计短期培训的简明教材,获遵义地区科协优秀论文奖。他还撰有30多篇财经论文,在上海财经大学《财经研究》、《团结报》等发表,其中《孙中山对外开放论》获中国财政学会、经济日报“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学文章一等奖”。胡立文老人先后30余次被评为“贵州省各界人士四化服务先进代表”、“遵义地区智力支边先进个人”“遵义市科技扶贫先进个人”等。面对无数的荣誉,胡立文老人说:我就想,为后人“栽一棵树”,为会计人才的培养出点力,为会计事业的发展做点贡献,能为祖国的四化大业添砖加瓦,心里也就感到由衷的慰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