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党员风采 正文
一位上海企业家的“纳雍感情”
作者:周春荣 来源:民革纳雍工委 日期:2015-07-24 阅读:116


    陈伟志(左一)与民革纳雍工委负责人交流

 

“我对纳雍有感情”

711上午,上海市徐汇区新漕河泾国际商务中心8楼新纪元教育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陈伟志身着唐装,一身休闲。

台风“灿鸿”正在过境上海,窗外的雨一阵急,一阵缓。从楼上往下看,桂果路、桂平路上行人稀少,人行道上的树木不时在台风中摇摆,时急时缓。

平时繁忙而急促的上海,到底在台风中暂时放慢了脚步。

“我对纳雍有感情!”见到记者,陈伟志首先就是这句话。

新纪元教育集团旗下有不少学校,四川广元外国语学校是其中一所。8年来,每年都有纳雍籍的学生在广元免费就读高中。今年,广元毕业的考生银浩然以624分的高考成绩非我莫属地成了纳雍文科“状元”,彭浩然则以633分的高分成了纳雍理科“状元”,58名考生全部登上一本线。

四川广元外国语学校免费接收纳雍籍学生就读之举,于新纪元教育集团而言,是“帮扶”,于纳雍而言,是“借巢育雏”。

8年帮扶,6届学生高考,一张张《录取通知书》,让陈伟志感叹不已。

 

“偶然做了这个事”

以“免费代培高中生”的方式帮扶纳雍,让纳雍学生“墙外开花”,这是个偶然——陈伟志说,他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做了这个事。

2007年,民革中央召集东部民革企业家在贵阳开会,探讨帮民革扶纳雍事宜。轮到民革党员陈伟志发言时,他承诺,帮扶纳雍,算上他一份。之后,他飞回了上海。

那一次,尽管他没有抵达纳雍,但在之后,他还是在百忙中抽空走进了纳雍的乡间,沾上了纳雍的泥土。

之后,随民革上海市委领导前往纳雍考察时,陈伟志无法把他对纳雍的想象与他目睹的现实对应。

然而,超乎陈伟志想象力的事情还在后头。

考察一所小学时,正是中午。正是“饭点”的时间,陈伟志看到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斜靠在校门上,鞋子上有几个破洞,几个脚趾头露在外面,就问:“放学了,怎么不回去吃饭?”

“路远。”

“那午饭吃什么?”

“没得吃。”

小姑娘的回答触碰到陈伟志心底最柔软的部位,他想流泪,但强忍着,使劲不让眼泪流出来。

看到一位陌生人询问小女孩,旁边的十几个小学生都围上来,眼睛里有好奇,有胆怯,有茫然……

回纳雍县城的路上,陈伟志心里还在闪现着那个小女孩无助的模样,他无法平静下来。第二天,他毅然与纳雍签订了“3-20”教育帮扶协议——每年为纳雍免费培养20名高中学生,学费、食宿费全兜底,连续3年。

然而,3年期满,陈伟志并没有停下帮扶的脚步,免费一帮至今,整整8个年头。每生每年免费金额如果以1万元计,那么,新纪元8年间的帮扶折资是个什么数目?这可想而知。

 

“教育是‘造血’帮扶”

3-20”教育帮扶协议签订的第一年,广元外国语学校计划在纳雍招收20人,但结果只有8名学生到广元就读,原因是学生还不太信任。

2年、第3年,如数满员入校。

2011年起,每年免费进入广元外国语学校就读的纳雍学生都是50人的额定数额,此外还有计划外的纳雍学生自费“加盟”广元上高中。

……

台风“灿鸿”还在路过上海,桂果路、桂平路人行道上的树木仍然在台风中摇摆,窗外的雨仍然一阵急一阵缓。

坐在陈伟志办公室里,民革纳雍工委主委郭正权、委员龙颖与陈伟志继续探讨民革帮扶纳雍的最佳方式。

陈伟志说,教育帮扶与其它项目的帮扶相比,就是造血和输血的区别,“有些项目比如说物资帮扶,一次两次就过去了”。

陈伟志分析,广元外国语学校免费接收纳雍高中学生就读的帮扶,目前已经显现出4个优势:一是时间长,整整8年;二是效果好,就读的学生几乎都能考到好学校;三是数量多,8年已经培养了将近300人;四是良性循环,学生毕业后能够改变自身家庭的生活方式与生活状态,甚至能够反哺家乡。

“这些学生都是很优秀的,可以想象,15年、20年之后,他们就会成为建设纳雍的重要力量——就算在外工作,他们也会反哺家乡的。”陈伟志说。

陈伟志建议纳雍,倡导广元毕业后考入大学的纳雍学生都先当一段时间的志愿者,“当志愿者,对学生未来的成长影响很大。当了志愿者,他们的处事方式会不一样,对社会的认知会不一样,我们需要作这种引导”。